沉香网

西安:一株传奇的侧柏古树

      编辑:沉香哇       来源:沉香网
 

 侧柏

春分这天,我们来到临潼区小金街道,听说欠湾村有一株侧柏古树,遥看形似雄鸡,身世传奇。

初驱车,后步行,我们终于爬上连接临潼、蓝田两地的金山。初春时分,骊山北坡的金山一带,黄褐色依旧占据着塬上的沟沟岭岭。站在山头向西望去,一个小墨绿点突兀地矗立在远方另一个座山头,向南伸出一簇弧线,仿佛雄鸡昂首亮翅,迎风独立。无疑,这就是那株我们要找的古树了。

从这个山头,到那个山头,有近三四公里的距离,但即便隔着这道远远的山沟,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这株古柏的体积庞大。说其庞大,一是因为古树向南伸出的那道形似雄鸡尾羽的弧线气势抖擞,二是因为海拔千米的山巅之上,方圆几里,此树仅存。

“没有你们想象的那样壮观呢。”当我们远眺发出惊叹时,有村民善意地提醒道。

村民介绍,只有由东向西、由西向东两个方向远看,侧柏古树才像雄赳赳的大公鸡。走近了,才会发现它的伤痕累累。

关于它的年纪,没有人能说得清,也许是200多年,也许是300多年。就在几百年的岁月流逝中,它历经人们欢喜、砍伐、报复、敬畏的情感交错,静观时代与人心变幻。

欠湾村村民、75岁老人王天栋曾听爷爷说起过他的爷爷在大树下乘凉、休息的片断信息。那时候,大树是村民的护佑,是人们田间生活不可或缺的伴侣。后来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人们开始迷信一种说法—用侧柏枝木制作棺椁的首尾横档,可以护佑亡人、泽被后代。于是,侧柏遭殃。

村民们讲述,以前山头上还有很多侧柏,当迷信说法传遍村庄时,人们把山上的侧柏树都砍光了。而当砍到山头最高处这棵侧柏古树时,砍伐者家里都发生了不好的事情。砍下柏树不仅不能泽被后代,反而带来厄运。砍树的人不是自己发生意外,就是家人遭遇不幸。

“神树发怒了。”老人们纷纷告诫后代不能伤害这棵侧柏大树。而惨遭厄运的伐树人心存怨恨,放火烧树,但没想到,树不仅没有被烧死,仅存的一根枝杈长得愈发葱郁。从此,再也没有人敢伐其枝木,大家不但对这棵侧柏神树充满了敬畏,也放下了刀锯斧头,不再乱砍滥伐。

一边听着这个传奇故事,我们一边爬沟上岭,终于登上古树所在的小山头,得以走近观其面目。

这一日,天空放晴,阳光清透,有微风不时吹过山野。侧柏古树屹立于枯黄山头,苍劲而孤绝。果然,于近处,是丝毫感觉不到它如雄鸡般的英姿勃勃的。天幕下,侧向伸长的枝干勾勒出一位迟暮之年的老者弓身前行的模样,令人忽感酸楚。

侧柏生长缓慢,在时光里守候百年,它的主干胸径也不过六七十公分。主干之上的三根枝干拦腰砍去,空留参差的刀口诉说着当年的伤痛。令人肃然钦佩的是,尽管受到重创,侧柏古树仍用力生长,唯一的一枝枝长叶茂,在春日艳阳下,闪耀着浓墨绿意。

我们无从考证侧柏神树这段离奇传说的真实性。它也许只是劳作者借以发出警告的朴素方式。我们生于大地,死于大地,每个人都与从大地里生长起来的草木有着割不断的联系,前人编写下一段传奇,保护了与他们生死相依的一棵大树,这便是乡间百姓对于自然最高的敬畏。

随行的小金街道干部告诉我们,上世纪末起,小金实施退耕还林,群众早已不再砍伐树木。金山上,每年都新增三四千亩的生态林、杂果林。当木成林,土塬遍染绿妆,这棵侧柏古树再不孤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